黑河公共自行车由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承建
黑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监管
跑路、卖公司、非法集资、押金难退 |并购潮没来,倒闭潮先行,共享单车何去何从?
2017/11/9 8:00:15

 图片来源于网络


曾几何时,人们看到满大街的“赤橙黄绿青蓝紫”,各式共享单车百花争艳,但如今,除了摩拜和ofo,还能在市场上活跃的共享单车似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不管是资本还是用户,都心知肚明,共享单车行业正在逐渐完成洗牌。


曾经被称为第二梯队的领先者、最好骑的共享单车之一的“小蓝单车”成为了这轮洗牌中的新晋“玩家”。


 小蓝单车倒闭是可笑的谣言?

但找不到资金就注定走向“死亡”


2016年年底,小蓝单车进入广州,罗先生成为最早一批用户之一。


和众多用户一样,罗先生认为小蓝单车比较好骑,而且故障车也很少。但就在几个月前,他发现小蓝单车的故障车越来越多,而且过了好久也没人来清理。”直到2017年10月中旬,罗先生听说,小蓝单车退不了押金了。当时半信半疑的罗先生在22日也试了试,结果一个多星期过去,其微信上的押金仍在“退款中”。


就在这时,小蓝单车倒闭的新闻铺天而来,10月31日,成都商报报道称,小蓝单车成都办公室已人去楼空,3个维修点2个撤走,一个无人上班,撤走的维修点留下数以百计的单车零部件。铅笔道报道称,某投资人向其爆料:“小蓝单车确认已经接近倒闭,该跳槽的都跳槽了”。


虽然对以上传闻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及时做了回应,称:搞笑的谣传。


但业内人士认为,小蓝单车资金链紧张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。


同样这些传言也没有因为创始人的回应而停止。


11月3日,网上开始流传一组小蓝单车办公室被讨薪的图片。照片上,小蓝单车的某处办公室门外被挂上了“野兽骑行小蓝单车还我血汗钱”的横幅,门的一侧还堆积着数十辆的小蓝单车,办公室内,满地的冥币,但工作人员却在一旁淡定地工作。

 

据AI财经社向小蓝单车方面的求证得到的结果是:这并非小蓝单车北京总部,可能是深圳那边一个和野兽骑行合作的电子锁供应商的办公室。


但事实上,小蓝单车的经营状况确实不容乐观。新京报报道,小蓝单车自今年1月完成4亿元A轮融资后,一直在寻求B轮融资,规模在4亿美元左右。这笔融资在今年6月宣告失败后,小蓝单车曾向ofo、摩拜等品牌提出被收购意向,但均被拒绝。


这足以证明,如果小蓝单车再找不到资金“续命”,那走向“死亡”已毋庸置疑。


跑路、押金难退、非法集资、卖公司

共享单车大洗牌,问题层出不穷


相比走在“死亡”边缘的小蓝单车而言,另一批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就没那么幸运了。


  • 首家倒闭共享单车创始人:真的当做公益了

6月13日,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,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,自2017年6月起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。


雷厚义告诉记者,他的经历十分坎坷,大一退学,曾在北大旁听和做保安,先后卖过房子、卖过电脑,直到近年涉足互联网金融。雷厚义感叹,“创业不要盲目追风口。风口不是追上的, 而要等出来的,需要在一个行业深耕,机会来的时候才会有所准备。”


  • 死而复生的共享单车:3Vbike

今年6月,共享单车3Vbike宣布“倒闭”:由于大量单车被盗,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,距离上线仅4个月。


8月19日,3Vbike官方微信公众号突然发出公告,宣布“重出江湖”。


官方表示,经过2个月的反思,3Vbike决定升级单车品质,改装防盗定位智能锁,加强现场维护,调整经营战略,转型本地加盟模式。


  • 首家跑路共享单车:押金难退 创始人股东涉非法集资

自今年4月份以来,江苏町町单车长期被投诉押金难退,即使被多次曝光,也没有明显整改。进入8月份,町町单车“人去楼空”,干脆“跑路”了。


4月中旬,町町单车的负责人之一曾向多家机构发送融资BP,希望能够寻求融资对接,但未有下文。


4月22日,町町单车官微发布了最后一条微博,并且关闭了评论。


  • 酷骑单车被曝押金难退 CEO高唯伟被罢免

今年8月中旬起,全国各地,有不少酷骑单车用户反映,酷骑单车出现退押金难退的问题。


9月27日,北京通州酷骑单车总部,因在线上无法退还押金298元,不少用户选择来到现场退钱。记者发现,该公司办公区目前已空无一人,客服电话也无法打通。


随后,酷骑单车发布微博称,罢免高唯伟CEO职务。


  • 小鹿单车宣布暂停北京业务,用户可退押金

10月24日,共享电动自行车企业小鹿单车在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,计划于2017年10月21日开始收车,10月23日起在北京暂停运营,用户退还押金不受影响,7日内将原路退还。


  • 共享单车第一并购: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并

10月25日,永安行与哈罗单车合并。有媒体称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。对此,哈罗单车向回应称,此举并非收购,而是合并。永安行、蚂蚁金服、以及哈罗单车等均持有新公司股份,新公司实际业务仍由哈罗团队负责。